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佛教节日>农历七月二十二 圆测大师圆寂纪念日

 

圆测,名文雅,是玄奘的著名弟子之一。他原是新罗国王孙,三岁出家,唐初来中国,十五岁受学于法常(567—645)和僧辩(568—642)。受戒后,住长安玄法寺。钻研《毗昙》、《成实》、《俱舍》、《婆沙》等论,及其注疏。在玄奘回长安以前,圆测所学的内容已很丰富,并负盛名。西元645年玄奘回到长安,他就开始从玄奘受学。显庆三年玄奘徒居新建的西明寺,同时敕选名僧五十人同住,圆测也在其中。他在玄奘门下与慈恩寺的窥基并驾齐驱。

玄奘去世(六六四年)以后,圆测大师在西明寺继承玄奘弘传唯识教义(因此,后世唯识著作中称他为「西明」)。他的「解深密经疏」大约就在此时写成。他性好山水,约六六八年,曾往居终南山云际寺,又在离寺三十余里的地方,净修了八年。在地婆诃罗来到长安稍前,他回西明寺讲「成唯识论」。
地婆诃罗于仪凤初至垂拱末(西元六七五~六八七年)于两京东西太原寺及西京弘福寺译「大乘显识经」等十八部经论,敕召名僧十人襄助,圆测与薄尘、嘉尚、灵辩等同充证义。证圣元年(六九五年)实叉难陀在洛阳大内大遍空寺重译「华严经」,圆测应召前往协助讲译。经还未译完,圆测即于万岁通天元年(六九六年)七月二十二日,在洛阳佛授记寺去世。后在龙门香山寺北谷荼毗、起塔。他的弟子西明寺主慈善和大荐福寺胜庄等,分了一部分遗骨,葬在终南山丰德寺东岭上他曾经游历过的地方。宋政和五年(一一一五年)同州龙兴寺仁王院广越又从丰德寺分了一部分遗骨,葬在兴教寺玄奘法师塔左,与窥基塔相对,贡士宋复为作「塔铭」(见宋复撰「大周西明寺故大德圆测法师舍利塔铭序」)。

圆测著述现存的有三种∶

一、「解深密经疏」四十卷,第三十五卷以后曾经佚失,但在藏文「丹珠尔」中保存有完整的译本,近年来中国佛教学会观空法师又从藏文译成汉文补齐。本书为圆测仅存的主要著作。书中引及「大般若经」,可能是在玄奘去世后写成的。本书又引玄奘译的「瑜伽」、「唯识」、「杂集」、「俱舍」、「婆沙」诸论,引真谛译的「决定藏论」、「三无性论」、「摄大乘论释」、「般若疏」、「金光明记」、「解节经记」等也很多。特别是「解节经记」,几乎随时引到。本书卷一,引真谛翻译目录说,陈天嘉二年(五六一年)于建造寺译「解节经」一卷、「义疏」四卷。「续高僧传」卷一「法泰传」说,法泰与僧宗、惠铠等,于广州制旨寺从真谛笔受文义,前后出经论五十余部,并述「义记」等。因此本书所引真谛「记」,可能是真谛的「义疏」,或法泰的「义记」。真谛的注解久已失传,要了解他的学说,本书实为极重要的资料。

二、「仁王经疏」三卷。本书在说明所诠宗旨中,叙述了真谛、玄奘安立无相法轮的不同。

三、「般若心经疏」一卷。

另外,佚失的著作有「金刚般若经疏」、「阿弥陀经疏」、「成唯识论疏」等十一种。

圆测关于唯识和因明的著作都已佚失,与窥基一系见解不同之处,只有从惠沼、智周等的著作中见到一部分。特别是惠沼著的「成唯识论了义灯」,主要是驳圆测和他的弟子道证的说法。此外,惠沼在「因明入正理论义断」中,也有驳破圆测和道证的地方。从这些书中可以见到慈恩和西明的种种不同见解。

圆测早年的学说,是渊源于真谛的。他最初从学的法常和僧辩,都出于摄论师道岳(西元五六八~六三六年)之门。道岳的师父道尼,曾亲同智(白+放)等听过真谛弟子智恺的讲说,并撰集所传真谛的注疏。智恺死后,在真谛面前立誓弘传「摄大乘论」和「俱舍论」的十二人中,即以道尼为首。道尼于开皇十年(五九〇年)到长安,道岳亲从受学,后来有从广州显明寺求得智恺亲笔记录真谛口传的「俱舍论疏」和「十八部论记」,钻研很久,成了摄论师中一大家。另外僧辩又受学于摄论师智凝(?~六一〇年?),获得真谛另一弟子法泰通过靖崇(西元五三七~六一四年)传授于智凝的学说。因此,圆测从十五岁(六二七年)起即跟著法常、僧辩受学,直到玄奘回到长安之前,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都浸淫于真谛学说之中。真谛到中国后,受到梁陈之际政局动荡、兵祸相连的影响,没有得到充分弘传所学的机会,这是他和他的弟子们非常悲愤的事,因而他们立誓要奋斗到底。这样的精神,似乎也成功了,圆测在他的著作中就随处显示了努力保存真谛学说的倾向。

圆测的著作中,对真谛和玄奘都称为三藏,似于二人等量齐观,这与窥基、普光等专尊玄奘为亲教师显然有别。他又把窥基等人认为唯识正宗的护法学说,从弥勒学说中分别出来,而称为弥勒宗和护法宗,表示两说不同。而对护法的主张不一定承认。在「解深密经疏」中,圆测引用真谛的解释远远超过玄奘之说,其引玄奘说来驳正真谛的,也只偶一见之而已。他又常将真谛、玄奘以及他们二人以外的各家异说平列叙述,而不加可否。其有意保存真谛的学说,是很显然的。又在「解深密经疏」中他引用梁译(即真谛译)「摄论」很多,所以一般人也认为圆测为「摄论」学者。

西明与慈恩的分歧,在圆测生前不很显著。现存的圆测著作中并没有驳难窥基的痕迹。尽管「宋高僧传」卷四「窥基传」中,说到玄奘给窥基讲「成唯识论」,被圆测隐形听讲,而回到西明寺鸣椎集僧先讲此论,以致窥基甚为不快。似乎测、基二人早就有了门户之见。但实际上这些记载是不近情理的。这很可能是窥基的弟子们,为了要表示窥基独得玄奘的真传,故意附会出来。而他们对圆测的门户之见很深,是不待多说的。现在推究他们分歧的原因,大概是在于圆测没有绝对接受三乘五性教义的一点。圆测本来并重真谛之说,又以为真谛见解接近清辩,与护法针锋相对,这样圆测不能绝对采取护法主张的五性之说,很为自然。也即因此深为窥基弟子们所不满。窥基本以圆测为后进,又死于圆测之前十四年,故未及对圆测的著作有所品评。但其弟子惠沼,却完全把圆测的著作做了批判的对象。像所著「成唯识论了义灯」即主要搜寻圆测著作中的间隙而给他示过。他的批评还有时流露了很重的成见。如「了义灯」卷一中,取窥基说驳了圆测,甚至说∶「亲承三藏执笔缀文糅『唯识』人(指窥基)传定不谬。余(包含圆测在内)非执笔,纵时谘问,多意定之。所有判文,论大纲纪非可为定。」这是惠沼笔下以窥基有糅「成唯识论」的成就自豪,便认为窥基所说都可为标准,而圆测的一切都该抹杀,这是不公正的。在「了义灯」中,对于圆测著作的批判,近于吹毛求疵,非常苛细。也正因此,可以说慈恩、西明所有不同的意见,以大体概括在「了义灯」一书之中了。

圆测的弟子道证,新罗国人,嗣圣九年(六九二年)归国,著有「成唯识论要集」十四卷、「般若理趣分疏」一卷、「大般若经笈目」二卷、「辩中边论疏」三卷、「因明正理门论疏」二卷、「因明入正理论疏」二卷、「圣教略述章」一卷,均佚失。

道证的弟子太贤,自号青丘沙门,也是新罗国人。他的著述现存有「起信论内义略探记」一卷、「成唯识论学记」八卷、「菩萨戒本宗要」一卷、「梵网经古迹记」二卷。其余佚失的著作还有三十余种。太贤著作主要属于瑜伽学方面,因此称为「海东瑜伽之祖。」

圆测天资聪明不但精于『毘昙』、『成实』等诸论,又是语言的天才。传说,圆测通梵语、西域语等六国语言[3]。他深受则天武后之归依、尊崇,而不许他归国—新罗。由此可见他是一位学德兼优的学僧。当长安西明寺建立后,他奉敕任该寺的大德,圆测之被称为西明乃由此而来。贞观十九年(六四五)当玄奘从印度归国时,圆测已三十三岁,且已自成一家,故一见如故,意气投合,蒙玄奘赠与『瑜伽论』、『成唯识论』等诸论。圆测因早于法常、僧辩处学习旧唯识,故精通于唯识的义解是理所当然的。又精通梵语,故自能讲述这些经论。这就是圆测受到慈恩一派人之嫉妒,以致被丑化成为『宋高僧传』及『六学僧传』那样的坏人之缘由。

『六学僧传』三十卷是元昙噩(至元二二年一二八五—)所撰,具称为:『新修科分六学僧传』。这是一部将中国佛教史上的高僧一二七O人,分类为六学十二科的僧传[4]。虽然大多属唐代以前的大德,但也含有若干宋代僧人。圆测亦为其中之一,但其所记内容,与『宋高僧传』略同。昙噩甚同情圆测的遭遇,将圆测盗听之理由归于「以法为乐」的缘故。其原文如下:

周圆测,幼明教,讲新翻唯识论,既得时檐,后讲新瑜伽论,尤得其指。盖二论译毕,奘公为其弟子基师弘阐,使专其美,而测辄窥窃,以先发之,而破其情计,然能以法为乐如此。天后初,诏入译经馆,充证义员,出大乘显识等经[5]。

不管任你多么乐法,盗听还是属于窃盗罪。像圆测这样高洁之人,是否有此可能?这诚值得研究。

圆测对唯识的造诣,正如上述,并非盗听之后始能理解。或许他的讲述博得好评,因而被疑为盗听而来。果如此,圆测对唯识的造诣非同小可,乃是融合新旧两传的高水平的唯识学。圆测的唯识学正如后述,乃得世亲真传的唯识学。他大公无私地网罗一切学说,从更高层的观点组织了唯识思想。圆测的学说,规模广大精密,自由自在地驱使了一切经论,不偏向任何一家,就是对般若的空义,亦采包容的态度。笔者对圆测的好感,即起因于此。

观自在佛教网  备案号:鲁ICP备13002237号 guanzizai.com.cn 版权所有(本站资源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。)